阿羽羽羽羽羽

这里阿羽/墨羽轩。

巨小孩子气且善于发脾气。

任性,热爱原创,钟意同人。

基友给里。

cp@戏戏戏啊戏

【轮回/江波涛】不幸的是

❀全职生日系列

❀算是贺文吧,虽然提前一天了。

❀oocX3,短小,江波涛中心,无cp

❀2017.11.11,江波涛,生日快乐啊。

❀原著:《全职高手》        蝴蝶蓝





















江波涛生日超好记,双十一,简单来讲是光棍节,复杂点来讲是给单身狗剁手的日子,合起来讲,是单身狗江波涛一边剁手一边吃生日蛋糕的日子。

虽然江波涛不吃蛋糕就是了。

今年双十一,他看中很久了的相机刚好打折,这个时候无疑是手速在比赛场外的另一个优势时候,所以江波涛摩拳擦掌,准备抢相机。

十一月十日晚,离相机开抢还有十五分钟,江波涛开了两个网页,一边重温虹猫蓝兔一边等零点。

离零点还有五分钟,江波涛切到淘宝界面,来来回回地刷那五张产品实物图。

离零点还有一分钟,江波涛眼神变得凝重,他知道这是一场残酷的战斗。

零点。

江波涛刚点下鼠标,电脑就开玩笑般一下黑了。

漆黑的屏幕前一秒还印出江波涛懵逼的脸,下一秒他连自己都看不见了。

停电了。

外边传来一声惨叫,听起来像是杜明的声音,估计也跟他一样在抢某样商品时遭遇停电的打击吧。

然而此刻江波涛一点都不想去安慰他。

他趴在桌上,键盘在手臂前边顶着,有点硌,但江波涛不想动,不知道是没抢到相机的失落还是没人给他过生日的失落,反正些许的负面情绪让他疲惫不堪。

其实江波涛这个人,面上看上那样风轻云淡的,带着蓝雨喻文州的温和也带着自家队里孙翔的年轻朝气,可到底不如方明华阅历深,一点点失落都能被放大好几倍。

他给自己的评价倒也中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偶尔发点小神经,还好无伤大雅。

那不也是么。

江波涛苦笑一声,起身开了门往外走。

走廊黑漆漆一片,他就开了手机的电筒,橙黄的光霎时照亮走廊。

前方几步的地方躺着一块蛋糕,江波涛走进时才发现杜明和方明华也在。

两人正面对面蹲着,盯着曾经风光的蛋糕,一言不发。

江波涛没搞懂状况,于是也蹲下来,缓缓地问:“怎么了?”

“如你所见,蛋糕为爱就义了。”方明华指指被压在蛋糕下的细蜡烛。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队长就说给你买了个蛋糕,但是刚才我端着蛋糕过来时撞到方哥了。”杜明苦着脸。

“然而,”孙翔的脸出现在蛋糕旁边,吓得江波涛手一抖,手机差点砸蛋糕身上,“我们给你准备了礼物。”

方明华也开了手机电筒,照出孙翔手里的一部相机。

他身后是周泽楷和轮回队员,还有经理和许久不见的老板,甚至还有食堂阿姨,都笑着,说生日快乐。

对啊,生日快乐。

滋生在不幸时期的悲伤与痛苦,总不会一直留在心里,总会有美好的回忆将其取代,也总会有值得去爱的人深扎于心,所以啊——

“笑一笑吧,不然我们很尴尬的。”方明华笑。

说件有点惨的事情。

今天星期天,要来学校自习,一般我们几个都是中午出去吃饭下午各回各家吃饭洗澡的。

前两个星期非常平常,这个星期,他们去某鸡家吃饭,问了我要不要去,我当时没回答,心里是想去的,因为我中午没饭吃。

后来中午放学,没有人等我。

于是现在在宿舍凉水充饥写原创写杂记写一点瞎哔哔。

就是为了告诉你们,如果有朋友是个傲娇,请别丢下他。

写给我的舍长dancing-愿你我风华正茂青春不老

有段时间各种社交软件上充斥着各种有关青春的言论。

当时很不屑,因为我这个年纪很容易和“青春”二字联系起来,搞得这两个字后的所有意味深长都变成了庸俗,无端让人觉得,太烦了罢。

后来青春二字去掉了,改作时光。

不屑少了些,因为就算是我,也有时惊觉已经过了差不多三年。

“结婚……”

就无意间和dancing聊到了这个。

虽然后来两个人的聊天变成了四个人,但话题还是这个,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那么固执地深根于我们之间。

本人不好看,脾气也不好,成绩更不好,喜一头棕色波浪卷发指尖烟星点点的大姐姐,最好胸大一点点,屁股翘一点点,脸上的表情要轻佻却忧郁的。

所以我说,以后如果嫁不出去就找女孩子百合。

其他三人对我言论没有半点惊愕,还安慰我,会有人看上你的。

我撇撇嘴。

后来dancing说以后不知道会跟怎样的人在一起,她说她不喜欢太邋遢的,不喜欢不太礼貌的,不记得她还有没有说过别的,脑子留不住什么东西,唉好气。

但当时我心里的感觉我还记得些许,也无非是感觉这个人真可爱,笑容那么好看又不会太灿烂灼伤谁的眼,性格也那样开朗不会太安静与谁都格格不入,想对她高唱小幸运。
可惜五音不全,只好写点什么,文笔不好也请见谅。

实话说,我与她走在一条小路上几近三年,夜色正浓时月光和附近宿舍楼的明亮滋生出的斑驳树影很漂亮,像无意却恰巧的黑白画,有些静止在车旁,有些印在我们校服上。

清晨时没了夜色和树影,却终于能看清对方的脸了,虽然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并排走,但眼底有了穿着不同鞋子的脚,算不算我已和她对视。

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那么多遍,陪着的人也各不相同,可世界这么大让我遇见她,我就会记住她,哪怕短短的三年时光在我脑里像沙画一样风一吹就散,但我于此刻写下了这些拙劣的文字,就是希望未来的我,请记住,有个女孩子长得很温柔。

沐秋生日快乐。

仍然没有贺文。

文笔不好,不敢写黑遍之外的东西。

就随便写点关于生日的东西,不打tag

好吧这些没有标题的瞎哔哔我一般也不敢占tag

讲讲自己。

朋友很多,生日也提前告诉了所有人,可惜只有班主任送了我一盒巧克力……

一向都不是什么坚强的人,不如说我心理超阴暗还喜欢割腕,小时候就开始幻想自己的死法,是交通事故还是自杀还是安乐死     emmmmmm歪楼了。

所以后来就没有大声说过我的生日。

何况生日在年初=。=

关于生日的话题结束吧…说不了什么了

写给基友的诗。

写在本子上时正好在上课,就有点乱

还在同一页上写了要记的作业……

感觉那个红笔拍出来的颜色超好看,打算囤几只黑的。

原文↓

夜晚梦回北方原,

万里星河不曾眠。

天白初醒已暮年,

却觉草原在眼前。

自带tag阿羽的诗/阿羽的段子。

首先说明不管现代诗还是古诗都被我统称为诗。

然后就是秀秀很早之前写得一首诗,有内涵,注意观察。

那是一个舍友叫我写的,现在拿来赞美gay里的新文。

我曾经五点起床去饭堂为我自己和舍友打早餐,那时候无意间抬头向上看,深蓝的天幕上居然点缀着繁星,现在想起来大概你就是我不经意间发现的星夜,在不易察觉的时间悄然出现。

咳咳接下来请欣赏拙作,现代短诗,《夜梦》by阿羽

枯黄的枫叶落在我的窗前,
将少女隐秘的欣喜记在眼里,
月期盼着与云的欢乐玩闹,
而我也在期待着你与我共享难得的梦境。




前年还是去年写的,跟现在的水平完全没法比……虽然现在也不是个写诗多好的人。

明天早起,晚安。

心态爆炸随手写几句安慰一下自己。

唉人际关系真难处理我自己有自己行事方式某些人硬是要一点点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又不是没有生活经验,凭什么老子腌个鸡腿还他妈要听你的话加雪碧?

明早去我爸山上烧烤,估计某些人又要悄咪咪说我坏话了,习惯了习惯了,下次写文的时候她俩是反派。

小气极了。

震惊!荣耀女神苏沐橙居然对叶修伸出了罪恶的……

❀灵感来源于昨晚我吃夏威夷果

❀贼难开,还把我手给磨出了个泡

❀于是写了个黑遍,和一个发脾气的沐沐

❀希望每个女孩子身边都有一个人为你开夏威夷果

❀ooc严重慎入

❀原著:《全职高手》     蝴蝶蓝




















沐雨橙风: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网上总有人说打篮球的男生绝对比打游戏的男生帅【苏沐橙式冷漠.jpg】

【沐雨橙风撤回了一条消息】

沐雨橙风:错群抱歉

夜雨声烦:emmmmmm我看到了啊苏妹子你对我们男生有什么意见吗!!!怎么说我们也是职业选手,一场比赛几千万上下人品又不差,比那些只顾着打游戏不顾女朋友的人好多了!我可是暖男!

寒烟柔:沐沐说的不是这方面……

叶下红:吃鸡!发生什么事了???

沐雨橙风:粉丝给我寄了三袋夏威夷果

沐雨橙风:打不开:)

风城烟雨:夏威夷果有些确实很难开,让方锐他们开嘛

寒烟柔:重点来了,全兴欣,所有男性职业选手,都开不开

寒烟柔:【冷静分析.jpg】

夜雨声烦:……………………【瑟瑟发抖.jpg】

君莫笑:最后居然还是老魏和包子搞来几块砖头轮流敲敲碎的【吓得我烟都掉了.jpg】

鸾珞音尘:不是吧包装袋里没有那个撬的东西吗?

沐雨橙风:弯了

生灵灭:感觉这句话信息量好大……

王不留行:可能是成精了

君莫笑:所以我把开了的那一袋拿下去丢给客人们吃了

唐三打:???没有开的那玩意吃个ball???

迎风布阵:让他们自己解决

迎风布阵:有的吃就不错了【烟.jpg】

夜雨声烦:诶诶诶等等我有个问题

沐雨橙风:爱过,不约,保大,救我妈

沐雨橙风:【我去你妈了个小杰瑞.jpg】

夜雨声烦:【黑人问号.jpg】【惊恐无比的眼神.jpg】

生灵灭:你今天火有点大啊…@沐雨橙风

索克萨尔:很喜欢吃夏威夷果吗?

王不留行:你可能需要一个韩队@大漠孤烟

君莫笑:得了吧他

君莫笑:力气还没我大

沐雨橙风:看起来比你有安全感:)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苏妹子公然顶撞叶不羞!!!年度大戏啊我去!前排板凳瓜子围观!叶不羞你也有今天!!!

百花缭乱: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海无量:敬请期待接下来的节目

沐雨橙风:沐雨橙风暴打兴欣男职业选手

风城烟雨:哈哈哈哈哈哈xswl

君莫笑:【烟.jpg】

鸾珞音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年度打戏!

海无量:emmmmmm

寒烟柔:【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jpg】

石不转:可能是力没有用对地方,所以撬不开

海无量:+1

君莫笑:+2

风城烟雨:所以是你们集体卖蠢???【吃瓜.jpg】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鸾珞音尘: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一枪穿云:【企鹅笑.jpg】

石不转:……

大漠孤烟:可以试试用叶修的头来砸

沐雨橙风:一语惊醒梦中人:)






















@苏沐橙V:为了拍官方的广告我减肥了三个月,有粉丝知道我超级喜欢吃夏威夷果所以在拍摄结束后给我寄了一些,可惜有点硬,全兴欣都撬不开,只能拿@叶修V 的头来砸了【乖巧.jpg】

【几袋子夏威夷果.jpg】【弯了的开果工具.jpg】【叶修的背影和罪恶的手.jpg】

国庆快乐。

女神回来了献诗一首23333

今有梨花落满地,

非雪不能争其意。

昔友远去千万里,

予我一袭白琉璃。

emmmmm糙人不懂什么十四寒十五删的,随便写的,大意是院子里中的梨花开花了,落了一地都是,(在我看来)除了雪以外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它其中的寓意。我想起了远走的朋友,他留给我的只是这一株梨树和一抹白衣的背影罢了。

情诗_(:зゝ∠)_

女神我喜欢你啊!!!

【全职/韩叶】浪费可耻所以请吃完我吃剩的绿豆

❀韩文清x叶修

❀绿豆沙的正确食用方法

❀一个,上了年纪就喜欢怀念过去的叶修

❀和一个

❀今天也觉得叶修又在发神经的韩文清

❀现代职场背景

❀ooc严重+不长,慎入!

❀今天和同学去数学老师家里吃饭

❀然后看了死拜的面

❀还不错吧,虽然我比较想看银魂

❀果果去看了声之形,他说还可以,有点想看

❀但是我到现在还没有写完作业啊!!!!

❀原著:《全职高手》      蝴蝶蓝



























谁不曾有轻狂的梦。

梦里意气风发是少年,醒时不免惆帐是已老。

叶修还不算很老,三十出头的年纪,却让人感觉活出了四五十岁的沧桑,时不时就叼着烟站在办公室贼大的落地窗前,唏嘘几声,然后掐了烟工作。

他打字的手很稳,也快,只是再怎样都没了少年时代不知疲倦的状态,毕竟岁月是把杀猪刀,不饶人,不饶人啊。

伤春悲秋不是叶修的风格,他只是,稍微有点思念韩文清。

当年几个刚毕业的少年一起创立了荣耀公司,艰难过也在深夜里哭过,却不曾对世界妥协过,结果时间长了公司开始大了,人却都走散了。

叶修就有时候,很偶尔的,会想起十年前的日子。





























很早以前,叶修就认识韩文清了。

哪个夏天的下午,没课,吴雪峰和林杰带着韩文清来找叶修出去撸串,一杯啤酒入肚,就差不多热络了。两人就问他有没有兴趣毕业之后一起出来干,叶修考虑的时候韩文清就在吴雪峰旁边死瞪,眼神凶神恶煞,仿佛叶修不答应就要使用武力了。

叶修没喝酒,脑子清醒,仍然没做多考虑就应下了。

大概是因为,相信这两人吧。当然韩文清的眼神要占一半原因。





















谁知道原来过得那么惨。

叶修当时的念头就一个,吴雪峰真的是穷到不想跟他当兄弟。

后来魏琛哪个姐姐看不下去,就带着自家熬制放凉冰过的绿豆沙上门探班了,一众二十多岁的爷们居然差点感激得哭出来。

魏琛无疑是最激动的,光着膀子就过来抱人,嘴里大喊:“姐啊救命恩人啊!我发誓,以后赚了钱第一件事就是给姐姐买一大堆衣服首饰化妆品!”

魏琛姐姐没好气地躲开,忒嫌弃。

韩文清就端着碗坐在一旁默默看,默默吃,然后把绿豆都舀干了水儿吃了,然后拿着一碗没了绿豆的绿豆沙去找林杰。

叶修正好也喝光了一碗冰凉的沙,端着一碗绿豆过来找林杰。

韩文清吃绿豆沙,只吃绿豆,叶修吃绿豆沙,只喝沙。

林杰一想,就把叶修的碗和韩文清的碗对调,事情完美解决。

随后就逃离了案发现场,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叶修盯着那碗许久,想了想就端起来一口干了,“挺好吃的,老韩你多吃点。”他露出一个笑,动作自然。





















十年后,魏琛一度因为其姐要生娃请了挺长一段时间假,回来后被老郭骂了好一阵子。

吴雪峰因为找了媳妇身上的酸臭味太浓烈被所有人鄙视了好一阵子,之后用收到了打击为由跑去国外扩展市场,兼之度蜜月。

苏沐秋因为放心不下妹妹超级烦人所以被叶修调去隔壁城市的分公司了,走之前还不忘把苏沐橙一起带去,黄少天等表示愤怒然而没什么卵用。

剩下的人各有各的归处,在某个地方活得还不错,联系不多却不会断掉,也会心血来潮在哪座城市的街头聚会撸串,喝杯啤酒谈谈近况。

至于叶修和韩文清。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叶修说了声“进来”,随后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

韩文清穿着灰色毛衣和黑色的呢子大衣,黑色的长裤包裹着双腿,尖头的皮鞋被擦的发亮,手上拿着的银色保温瓶也闪的发亮。

“我妈做的绿豆沙,”他伸手将保温瓶放在叶修的办公桌上,“绿豆我已经吃了。”

叶修笑,“老韩你那么了解我,要奖励一个亲亲吗?”他眯起了眼睛,看起来很欠揍。

韩文清不语,直接上前用手摁住他的后脑勺,微凉的唇直接贴上他的。

“叶修,你最近很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