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羽羽羽羽

这里阿羽/墨羽轩。

基友给里。

cp@戏戏戏啊戏

嘘,说书的老爷爷要开始瞎编了·上

❀古代

❀喻文州x你

❀hentai王爷x被玩到变成哑巴的你

❀有点r(在中和下里)

❀本来这篇是篇超级h的原创古言

❀但是我想了想

❀懒得取名字

❀男主又是按着喻队来写的

❀干脆写成了同人

❀原著:《全职高手》   蝴蝶蓝






















你在锦绣坊做绣娘已经两年了。

锦绣坊里多是妇人,倒是显得你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有点突兀了,但你人小手却很巧,不比那些十年绣娘差。

锦绣坊的绣娘都说你手好,可惜命不好。

四岁就成了孤儿的哑巴,在江州这块地儿,是嫁不出去的,注定得在绣娘这份活上干一辈子。

你不在意,反正自己也不喜欢外面那些只爱慕美貌的男人,能在叶夫人手下干一辈子就满足了。

叶夫人是锦绣坊的坊主,江州首富叶家的当家主母,当初也是她一眼相中了你,将其带入锦绣坊的。















“听说蓝家的三小姐要出嫁了。”

“是嘛。”

“是啊,我还听说她指明要咱锦绣坊给她做嫁衣呢!”

“呦呵她蓝家出得起钱?”

“怎么出不起了?那位小姐要嫁的可是逍遥王爷,真是麻雀变凤凰了。”

“啧啧。诶,丫头要出去啊?”聊天的妇人叫住你。

抱着几块大红色衣料的你点点头。

“那你快去吧,路上小心啊。”

你再次点头,消瘦的身影一下混入坊外来往的人群中。

“丫头也是可怜,过几日就要及笄了吧?”

“是啊,真是可怜,现如今连个名字都没有。”

碎嘴的妇人又开始聊天。

你站在门外顿了一会儿,随后便启步,将这一切抛之脑后,抱着衣料一路走到城南。

















叶家和蓝家皆在城南,并且是对门,只是蓝家宅子看起来小些,叶家宅子大些。

但这两家都不如百步开外的逍遥王府气派。

想也是自然,逍遥王爷是头上那位的胞弟,虽说身子骨不算顶好,需在江州这等四季如春的地方养着,但作为大凉亲王,他的王府怎能比普通人家差?

那逍遥王府你也有幸跟着叶夫人去过几回,确实是比叶家大气得多,只是……你默默地收回了视线,腾出一只手扣响了蓝家的侧门。

许是知道今儿个是锦绣坊送衣料的日子,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并一路领着你到蓝三小姐的秋水院里。

“怎么?锦绣坊是没人了吗,送衣料都要叫个哑巴来送,是看不起我蓝家啊,还是看不起本小姐啊?”蓝水清冷哼一声说道。

你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却还是好脾气地拿出管家事先写好的纸条递给她。

蓝水清却不耐烦看,径直走到几个婢子抱着的衣料前,涂着丹蔻的芊芊十指一一抚过,最后眉头一皱,厉声道:“贱人!你就打算让本小姐穿这种衣服出嫁?你是不是看不起本小姐只是个侧妃!”

侧妃也很厉害了,哪敢看不起。你心说,面上还是尴尬地摇头。

就在这时,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在院子外响起:“水清?”

你眉头一跳,眼睁睁看着蓝水清换了个人似的雀跃跑向院外,又挽着一个白衣公子的手臂进来,顷刻就生出了想走的念头。

逍遥王爷喻文州,今日也一如既往地白衣胜雪。

你随着奴婢小厮一并跪下,唇瓣紧抿发不出一丝声音。

喻文州看都不看跪了满地的人,含笑揽着蓝水清走进大厅,坐下后才淡声说了句“起来吧。”

于是一大帮子人呼啦啦站起来。

“可是在选嫁衣?”他温声问道。

蓝水清娇气道:“正是。可叶家一点都不上心,王爷瞧,这些衣料一点也不好看。”

“在下以为,蓝小姐不过是侧妃,衣料用正红似乎不合礼数。”喻文州还没说话,始终站在他身后的邀月倒是冷冷开口了。

这话毒。你暗笑。

蓝水清一张俏脸一阵红一阵白,手指绞着帕子也不说话,就这样委委屈屈地看着喻文州。

“邀月说的也是,这位是锦绣坊的绣娘吧?麻烦你们再做几套浅些的,现下无事便回去吧。”谁知喻文州却这样笑着承了邀月的话。

他没给蓝水清面子。

你心知他怕是听见了蓝水清之前说的话,故意落她面子。面上还是福了福身,从婢子手里接过衣料退出了秋水院。

你一人又慢慢走回锦绣坊,将喻文州的意思写下来交给管家后便回了自己在锦绣坊里的小房间,拿起桌上绣得差不多的荷包继续绣起来。

天擦黑的时候,你才放下针线,换了身男装,怀里揣着刚绣好的荷包出了门。

这回没敢光明正大地从锦绣坊的大门里出去,只是小心地绕开了人从一扇小门出去,慢慢走到一片竹林里。

竹林中央停着一辆马车。

“公子已在车内等候,请上车。”邀月站在马车旁道。

你对他笑了笑,掀开门帘弯腰钻了进去。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