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羽羽羽羽

这里阿羽/墨羽轩。

基友给里。

cp@戏戏戏啊戏

你们北京人都那么会撩吗

我回来了!

这次消失的还没上次久,我竟然也好意思发个声明……

其实我只是在求存在感。

这几天是去北京旅游(当然还去了别的地方),虽然在北京呆的时间不长,但这边的风土人情让我觉得……少女心爆满啊!

有次去颐和园,颐和园外边有个特产店,我去买瓶水,刚进去那阵子没啥人,老板招呼说:“您要点啥,宝贝。”

/////叔叔我买瓶水。

我这人声控手控锁骨控,特别是喜欢北方爷们一口京腔,就像住的酒店的前台小哥哥,长得白白嫩嫩秀色可餐,那一口京腔贼好听了。

然后北京人多车多,但雾霾没碰上,堵车也没碰上,天气热倒是很热,但准备走的那天凌晨暴雨还是雷暴雨搞得飞机晚点……我妈又看错时间以为推到第二天,于是我们华丽地没赶上最后只好退票坐高铁。

写这段话的时候我竟然还莫名地觉得有点押韵23333333

然后继续谈北京。

这里要说一件事,我跟我妈出门都是滴滴,每个滴滴车司机都会跟我妈扯几句,扯到我后就会说“诶呀是个女孩啊,没仔细看我还以为是个男孩。”

什么鬼哦我只是剪了个短发:)

然后讲讲吃的。

有回晚饭点了宫保鸡丁和酸菜鱼。

菜前小吃上的是切成丝的萝卜,撒上辣椒粉那种,我拍张照给我基友看,问她这是啥。

她说,菠萝丝。

我大惊失色笑成傻逼,“这是萝卜丝。”

她说:“我想的是萝卜!才发现打成了菠萝!”

此处应有哈哈哈。

宫保鸡丁很好吃,我妈就不喜欢,因为又甜又酸她吃不习惯,我想了想就拍张照发班群,问他们我在吃什么。

小胖说(上回帮我手写的):“好多葱,班长你吃葱吃多了就聪明了。”

我说:“我不吃葱。”

小胖:“等等这是蒜!”

我:……我信了你的邪,“这他/妈是鸡肉,哪来的蒜。”

东:“这一盘宫保鸡丁,害了多少公鸡。”

这里是个内♂涵段子,我就不解释了23333

接着是酸菜鱼。

我对这玩意不感冒,因为那鱼虽然没刺,但总觉得像鱼膏(……)不像鱼肉,我妈就挺喜欢,吃了挺多。














还有景点。

忘了是故宫还是哪里的一个特产店,里边有卖篆刻用的石头,我这人啥都不会废材一个,唯独喜欢橡皮章和篆刻(虽然我技术很渣),然后就去看了看,嗨,好家伙,一对刻了云纹的寿山石三百五十六,我穷,没买。

说到买,有天下午去那个国子监街逛了一下,里边有个店,门口特别多昆虫的叫声,听着不像蝉,我就说,“这是ququ吗?”

老板说,嗨,蝈蝈,不叫ququ,念guoguo。

这可把我尴尬的。

回头跟基友又一说,基友说,没文化。

嗨,您可真逗。

不过这家店里边的瓷器酒具贼好看,特别想买,但是……我是来旅游的啊,不好拿瓷器啊,再说北京浪完了我要去我家欧尼酱那里啊。

他那里的葫芦也好看w

就是没注意店名,有人在我也没拍照qwq














继续说吃。

有家店叫千食百味,里边的馄饨和红烧卤肉饭贼好吃,其他不晓得,因为没点XD
















还有一个细节,北京这边比较偏向于让客人自己拿饭菜,我们家那边就是客人点好了服务员拿过来,并且配勺子筷子,此处可看出南北分别。

也吃了北京烤鸭,还不错,并且拍照发给了饿肚子的基友hhhhh












还吃了庆丰包子,就那个习大大吃过的那个。

北京包子好小。唯一念头。幸好不是特别贵。

还吃了北京杂酱面和红烧牛肉面,就是没有勺子,让红烧牛肉面的汤毁了我一件衣服:)


















讲件搞笑的事情,去故宫玩,我拍照技术还不错,怎么说也是帮人拍过一组片的人(你,发上班群的时候还洋洋得意地说“看我拍照技术多棒。”

杉杉(上回帮我手写的):“你拍那么多情侣难道不觉得虐吗?”

我懵,翻照片看了看,嗨,十张有三张都有情侣入镜,并且还给我拍成了写真……

怎么说好,就是那种摄影集懂吗,大背景是故宫一处宫殿,一对情侣站在斜坡上……

住手!你他.妈是个单身狗!

感兴趣的问我要照片【杰希吃面.jpg】

(其实一点都不好看)

然后我再讲讲后续。

英语课~代表:“班长你这种行为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权。”

我:“???我去你大爷你学政治学疯了?”












初来北京那几个小时在坐车去酒店,一路上看见好多穿黑色制服的人,不知道是警察还是保安,反正好帅。

我就在班群里说:“这边的执法小哥哥都好帅。”

东:“帅的人都上交国家了。”

我:“那你一定上交不了。”

小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杉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东:“我是上交世界级别的。”

这人怎么那么不要脸。













后来无故想起了京城组。王杰希啊孙哲平啊叶秋啊,一口京腔的男人最帅了,想写个孙哲平x你。

好像有哪里不对算了管他呢。

北京街道上外国人不多,景点里比较多,从故宫的神武门出来有个卖老冰棍跟冰水的地方,站在那等滴滴,偶然看见一对三四十岁的外国夫妇,男的大概是摔了一跤,膝盖擦伤,买了瓶冰水弯腰敷伤口,女的说了句啥没听懂(英语不好),反正男的应了两句后,女的就吧唧一口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被歪果仁撩到了///////

希望他们可以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也希望各自看过人间桑海的我们,能活得很好,能找到与你一起手牵手肩并肩走过时光岁月看尽繁华喧闹最终细水流长的人。

送给所有人。

感谢这广阔世界有你们陪伴♡
















再来补个后续。

(班群)

我:明天就回去!想我了吗!

东:你回不回来还不是一样看不见你

怨妇东。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