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羽羽羽羽

这里阿羽/墨羽轩。

基友给里。

cp@戏戏戏啊戏

【全职/刘卢】七夕与闰六月与戒指

❀标题格式跟小号学的。

❀不想写男你了写个刘卢

❀ooc严重+短小,慎入

❀之前跟我点文的妹子非常对不起,因为不想再写男你了要取关的也赶紧取关吧<。)#)))≦

❀啊但是楚云秀x你这个我写了一半了,打算写两个版本,一个是全员女神x你的腐女日常(段子体),另一个是云秀女王x你的一般日常。

❀似乎没有啥想说的了233333

❀ps:还是请大家多多关注我之前发的那个群宣!

❀原著:《全职高手》       蝴蝶蓝







哪个阳光明媚气温感人的下午,袁柏清瘫在铺了席子的床上,突然说,今年有个闰六月,听说二十年才一次。

刘小别说,这就是今年到了八月还那么几把热的原因?

“那倒也不是,”袁柏清慢悠悠地摇着蒲扇,在对方“那你还说啥”的目光下懒散开口,“就突然想来,一朋友,六月生的,夏休开始前特高兴地跟我说,今年可以过两次生日。”

刘小别笑喷,“老两岁高兴啥?怕不是个傻的。”

“……”袁柏清懵,“这么一说好像也是。”

随后他又继续摇起了那烂蒲扇,拖着调子问:“蓝雨那娃好像是六月生的?长大两岁会不会高兴到起飞?”

“屁,他十一月三十号生的,老历也不是六月啊。”

“……你是不是背过他的官方资料啊?”

袁柏清罕见地没听见刘小别反驳的声儿,诧异地挪开扇子往对头望去——

刘小别盯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半天才没什么力度地骂了一句,“滚。”

袁柏清啧啧两声,凑过去看他的屏幕,“跟小卢聊天呢——”

没有,在下单买东西。

袁柏清看了好几眼,才看出来他买的是对儿戒指,很常见的款式,上回他就看见技术部一小哥就带着一枚。

“呦嗬,咋想起买戒指来了?”袁柏清挑眉。

刘小别斜睨他一眼,“单身狗给我滚边玩去。”顿了顿后又没头没尾地说,“月底就七夕了。”

得,敢情是给蓝雨小剑客的七夕礼物。

袁柏清嗷呜一声就又躺回床上去了,看样子是被虐得不轻。

快递到刘小别手上时离七夕还有十几二十天,寄到G市去也才要四五天,七夕之前铁定能到。

他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哗哗响,甚至想到了喻文州看到小卢手上那枚刻着他名字的戒指时会有何感想。

肯定不会给小鬼继续戴下去的吧?

但是没关系,他俩都商量好了,刘小别那枚戴手上,卢瀚文那枚拿根细链子串起来挂脖子上。

他品味不差,日常打扮也算七期里最风骚的,手上戴个饰品不影响手上活儿王杰希许斌也就不管了,反正这崽不丑,出去不丢脸。

至于卢瀚文那边,小鬼搞了张古灵精怪的自拍给他看,那链子和戒指都藏在衣服底下,不甚明显,他俩挑的又是最常见的款式,再眼尖的记者瞅到了也想不到哪里去——喻文州最多也就轻飘飘批评两句。

袁柏清不懂他那点子心思,但却明确的感知到,这货最近非常荡漾,恋爱的酸臭味走哪飘哪,微草单身大奶袁柏清的狗之清香都驱不散那股腻歪味儿。

所以他决定——多种点绿色植物,借此转移自己想脱团的欲望。

好像两者并没有什么关系。

评论(2)

热度(30)